割除網絡文學領域毒瘤需利器
最新天堂私服發佈網

割除網絡文學領域毒瘤需利器

  

  “‘劍網2016’整治的重中之重就是網絡文學領域的侵權盜版行爲,國家版權局將采取建立網絡文學作品版權‘黑白名單制度’措施,針對一些惡意侵權的網絡文學網站和一些論壇、貼吧、搜索引擎、浏覽器,定期公布文學作品侵權盜版網絡服務商‘黑名單’,同時也公布網絡文學作品重點監管的‘白名單’。”在9月19日由國家版權局指導、中國版權協會主辦,《中國版權》雜志社、掌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閱文集團、咪咕數字傳媒有限公司共同承辦的“網絡文學版權保護研討會”上,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執法處處長趙傑如是說。

  近年來隨著互聯別是智能移動網絡技術的廣泛應用,網絡文學發展勢頭良好。據國家版權局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年底,我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到2.97億,網絡文學網站簽約作者達到250萬人,每日創作作品文字量超過1.5億字,原創作品總量超過1168萬種。市場評估機構測算,網絡文學市場規模可能達到70億元。然而,“在網絡文學興起過程中,侵權盜版毒瘤如影隨形,極大侵害了權利人的利益,擾亂和危害了市場秩序,阻礙了網絡文學的健康發展,因此,廣大網絡作者和網絡企業期盼政府和司法部門加大對網絡文學領域侵權盜版行爲的打擊力度,徹底割除這一毒瘤的呼聲愈加強烈。爲回應權利人和網絡文學産業的呼籲,今年7月,國家版權局等4部門啓動了‘劍網2016’專項行動,將打擊網絡文學侵權盜版行爲作爲治理重點。爲了集思廣益廣泛聽取業界意見,在國家版權局的指導下,中國版權協會在北京舉辦了此次網絡文學版權保護研討會,不僅邀請了司法、版權行政機關的執法人員,還邀請了有關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負責人、網絡文學企業和部分專家學者。”國家版權局政策法制司司長、中國版權協會副理事長王自強介紹了召開這次研討會的背景。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在現場聆聽了嘉賓們的發言,記錄下他們共商割除網絡文學領域侵權盜版毒瘤的良策。

  其實網絡文學侵權盜版的痼疾由來已久。據艾瑞咨詢2016年年初發布的《中國網絡文學版權保護》顯示,2014年侵權盜版給網絡文學PC端付費閱讀收入帶來的損失達43.2億元,給移動端付費閱讀收入帶來的損失達34.5億元,給衍生産品産值帶來的損失約21.8億元,估計給網絡文學行業帶來的損失達100億元左右。

  面對如此嚴峻的市場形勢趙傑分析說:“這種狀況,既有相關部門管理不到位、認識不到位的問題,也有應對新技術挑戰的課題,還有一些大網站利用法律薄弱環節不恰當地利用‘避風港’原則規避法律法規、一些小網站利用新技術大肆進行惡意盜版的問題。所以,根據權利人和網絡文學産業界的要求,國家版權局把打擊網絡文學侵權盜版列入‘劍網2016’專項行動中。”在會上,趙傑代表國家版權局發布了《關于加強網絡文學作品版權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見稿)》。他介紹說,按照“劍網2016”行動部署,國家版權局在調研的基礎上草擬了《通知》,目的就是爲廣泛吸收産業界的智慧,提高版權執法的效能。

  據記者了解,《通知》對通過信息網絡提供文學作品以及提供相關網絡服務的網絡服務商版權監控管理、侵權作品處理機制、版權審查和注意義務等方面都做出了詳細規定。如對于提供搜索引擎、浏覽器、貼吧、論壇、微博、微信、應用程序商店、網盤等服務的網絡服務商,《通知》規定,“未經權利人許可,不得提供或利用技術手段變相提供文學作品,同時應當在其服務平台的顯著位置載明權利人通知、投訴的方式,及時受理權利人通知、投訴,並在接到權利人通知、投訴24小時內刪除侵權作品、斷開相關鏈接。”另外,對于業界關注的搜索鏈接、深度鏈接以及編輯、轉碼、聚合等方式,《通知》也明確指出,“不得以上述方式傳播侵權文學作品。”而針對提供貼吧、論壇等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的網絡服務商,《通知》規定,“服務商應當審核並保存吧主、版主等的姓名、賬號、網絡地址、聯系方式等信息,確認用戶提供的文學作品系權利人本人,或者已經取得權利人許可。”這些具體措施,無疑是割除網絡文學領域侵權盜版毒瘤的“手術刀”。

  在我國司法界享有盛譽、長期從事審理著作權案件的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副院長宋魚水在研討會上介紹說,今年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加大了著作權案件的審理力度,還特別成立了著作權專業委員會,並做了大量的調研工作。據統計,北京知識産權法院2015年審理的著作權案件共1471件。就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案件整體情況看,法院並沒有將網絡文學類做分類,而全部按照文字作品類來對待。就目前文字作品市場化經營現象突出問題,法院的立場是:法院作爲審判機關,只能在司法層面適用法律;在法律規定有解釋空間時,可以在空間之內發揮能動性,不能超越司法層面在立法層面制定法律;在特殊情況下,即使法律的某些具體規定可能有問題,法院也不得擅自改變對于法律的正常理解和適用,但可以采取特殊的方式,提出修改建議。而對于大量常規的類型化案件,法院應當嚴格依法處理。針對目前著作權案件審理過程中,同類案件判賠金額差距較大的問題宋魚水說:“我們現在正推行案例制度,在依法情況下用案例的方式去約束法官的自由裁量權,這樣可能會更好地解決裁判統一性以及法律發展的問題。”

  宋魚水在會上特別強調說,網絡文學作品的司法保護重點與傳統文學作品是不同的。傳統文學作品的産業鏈往往是小說、劇本、影視作品,但是新型的網絡文學作品産業鏈是:小說、劇本、影視作品、網絡遊戲、衍生産品等,而且是相互交錯的。産業鏈條的起點也不是唯一的,而傳統文學作品産業鏈條的起點則是固定的,其延伸方向是單向的,而網絡文學産業則是不固定的、多向的,這就導致其授權方面的糾紛,特別是合同類糾紛特別多,而且對合同的解釋原被告雙方分歧也特別大,例如《兩只蝴蝶》案件糾紛經曆長達10年。因此,提醒權利人與網站間要簽一份好合同才能保護自己的權益,避免侵權現象發生。

  作爲我國網絡文學企業的排頭兵,閱文集團首席執行官吳文輝在會上坦陳,2016年是整個網絡文學領域版權保護經曆挑戰性的一年。國家版權局等4部門啓動的“劍網2016”將網絡文學侵權盜版行爲作爲專項行動整治的重點,令網絡文學界很受鼓舞。今年8月國家版權局通報了“劍網2016”第一批網絡侵權盜版重點案件的查辦情況,江蘇蘇州“風雨文學網”涉嫌侵犯著作權案等在內的4起案件屬于網絡文學侵權案,查辦占比達到了50%,這說明政府版權執法力度大大加強了。“正是國家版權局等有關部門的強勢介入,才爲維護網絡版權秩序,營造網絡版權良好生態提供了有力的保障空間。作爲全程參與者的閱文集團也清楚地意識到,在網絡文學版權保護的道路上,我們依然任重而道遠。”據吳文輝介紹,今年上半年閱文集團針對網絡文學盜版侵權發起了大規模的維權行動:總計發起訴訟893起,投訴並成功下架APP軟件117個、整改20個,累計屏蔽、下線條。

  在版權執法部門加大市場監管的前提下,如何加強行業自律也成了網絡文學界共同關注的問題。在此次研討會上,由掌閱科技、閱文集團、咪咕數字傳媒等33家企業共同發起的“中國網絡文學版權聯盟”正式宣布成立,這無疑是針對網絡侵權盜版行爲的集體亮劍,更是對“劍網2016”重點治理網絡文學侵權盜版的積極回應。在該聯盟發布的《中國網絡文學版權聯盟自律公約》中,增強版權保護意識,堅持“先授權、後使用”的版權保護原則,切實尊重網絡文學著作權人的合法權利;自覺侵權盜版行爲,堅決不用侵權盜版網絡文學作品,不爲任何侵權盜版網絡文學作品提供接入、存儲、搜索、鏈接等網絡技術服務;積極配合政府部門開展網絡反盜維權活動,努力營造良好的網絡文學版權保護社會氛圍等成爲了聯盟成員單位的共同承諾。《公約》還對規範網絡文學服務提供者和網絡文學從業者的行爲做出明確規定,如果“中國網絡文學版權聯盟成員違反本公約的,將受到聯盟成員的共同譴責,並向社會道歉。情節嚴重,並造成社會不良影響的,將取消其聯盟成員資格。”

  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叢立先在會上對網絡文學IP時代所呈現的特點做了總結:一是門檻特別低。誰都可能成爲網絡文學的創作者。二是交互性、互動性強。很多網絡文學作品是在交互中形成的,讀者本身也是參與者,甚至是創作者的一部分,同時在交互中不斷完善並形成新的粉絲經濟、創作經濟等。三是娛樂化特征很明顯。四是民間化。這些特點對應産生了4個侵權特點:一、侵權成本低、盜版速度快;二、高隱蔽、高擴散,取證困難,因爲傳輸快,導致隱蔽性很強。三、作品歸屬複雜混亂;四、侵權行爲和侵權主體的界定存在一定的困難。這些特點也導致了網絡文學領域網絡侵權盜版違法容易而維權難的問題。

  吳文輝就此分析,一方面是因爲我國網民版權維護意識相對還較薄弱,尚未普遍形成爲原創內容付費的消費習慣;另一方面是因爲網絡盜版的技術成本很低,占據的流量以及服務器成本極低,只需對原有內容進行複制並轉載到其他站點即可。隨著技術不斷發展,盜版提供者牟利的方式也越來越快捷,其中,聚合類APP、深度鏈接、盜鏈等形式門檻極低,可以快速獲取流量,這是盜版提供者的動力所在。

  冠勇科技董事長吳冠勇在會上介紹說,2015年冠勇科技爲1.3萬部影視作品,72.9萬首音樂作品,100萬部文章、圖片等提供了版權技術監測服務,挽回損失100億元。今年8月,該公司與中國版權協會簽署了合作協議,冠勇科技將實施“2016版權監測的A計劃”:一是免費的監測,面向協會、會員和社會各界,免費提供文字等版權作品監測服務。二是增值服務:包括下線處理、轉授權、法務維權等一站式增值服務。三是制作黑名單,主要是爲了配合行政執法網絡、行業協會、集體管理組織等單位,對侵權網站、移動端APP、UGC侵權用戶建立起黑名單的數據庫。冠勇科技還提供了免費監測的郵箱:。

  “網絡版權發展隨著技術的變革,問題越來越多,監管處于追趕狀態。”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司長于慈珂表示。針對盜版侵權不斷更新技術手段,“劍網”行動目前也在不斷細化監管方向和技術手段。他還借用蘇轼的《題西林壁》比喻網絡文學版權保護:“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網絡文學版權保護就是我們現在身處其中的一座“廬山”,這些年來它從小到大,縱橫起伏,涵蓋了近10億的創作者、使用者和傳播者,也涉及數百億元的産值,有關的産品、天堂私服哪個比較好玩産業、企業以及鏈條也很巨大、龐雜,版權問題呈現多種多樣,如同迷宮,可以說是一座遠遠比廬山還要險峻壯觀的“山脈”。我們希望在這裏橫看、側觀、探索這座“山”的遠近高低,認識到它的線年網絡文學版權保護大事記

  ●2016年年初 艾瑞咨詢發布的《中國網絡文學版權保護》顯示,網絡文學盜版現象由來已久。2014年盜版網絡文學如果全部按照正版計價,PC端付費閱讀收入損失達43.2億元,移動端付費閱讀收入損失達34.5億元,衍生産品産值損失21.8億元,行業損失近100億元。用戶在論壇、貼吧等看盜版小說的比例均超過50%。

  ●2016年2月 全國政協委員、韬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甯領銜提交《加強網絡版權保護的提案》,得到全國政協委員白岩松、韓三平、萬捷、李東東等32名新聞出版文化界委員的聯名支持。政協委員們認爲,日漸猖獗的網絡文學盜版,不僅損害了作者以及網絡平台的直接利益,更會使得侵權盜版行爲蔓延擴大,給整個數字文化創意産業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害。提案建議加快修法進程,完善網絡版權保律法規,加強行政執法,提高司法保護力度,從版權創造、運用、保護和管理等維度全方位發力,扶持正版,讓網絡侵權盜版單位和個人聞風喪膽,不敢碰觸侵權盜版的紅線日 第八期“互聯網法律記者沙龍”聚焦“IP價值——網絡文學的版權保護”。網絡文學作家蛇發優雅吐槽,能夠賣出版權的網絡文學作者“絕對是金字塔的塔尖”,大多數寫作者的收入來源靠網絡訂閱付費,但因盜版損失慘重,網絡作家的付出和回報相差甚遠。“現在網絡上最大的盜版來源是貼吧,貼吧有一批人叫‘手打團’,在正版作品出來後,他們一邊看正版一邊打字,幾分鍾內就可以在貼吧裏連載。”業內有一個詞叫“秒盜”,即網絡文學的盜版速度可以用秒計算,盜版與正版在時間上接近同步也使得大量用戶選擇盜版網絡文學內容。

  ●2016年4月25日 “4·26”世界知識産權日前夕,《南方都市報》推出獨家深度報道《貼吧瘋狂盜版網絡文學 作家當不上作品的吧主》,曝光百度貼吧用各種盜版手法,向網友提供大量侵犯版權的原創網絡文學作品。網絡作家紛紛通過多種方式維權艱難,引起嘩然。百度貼吧回應南都:12小時內清除相關侵權內容,並提出整改措施。

  ●7月12日 國家版權局聯合國家網信辦、工信部、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正式啓動“劍網2016”專項行動。把治理網絡文學侵權盜版列入專項行動工作主線和首要任務,集中力量進行嚴厲整治。同時將國內主要文學網站納入國家版權局重點監管,推動網絡文學企業加強行業自律,建立正版原創文盟,樹立和強化版權保護意識,自覺網絡文學存在的亂象,營造健康文明的行業環境。劍網3